泡湯家族愛不完   (原載於聯合報˙家庭周報)

 

 溫泉,對於我們這一家來說,簡直是列於「柴米油鹽醬醋茶」之上的必需品。沒有「溫泉」作為話題,恐怕我們這泡湯家族還不曉得在哪兒呢!
 認識先生俊宏,正是他從日本留學回來時,初次見面的話題就是溫泉,兩人從日本的湯頭講到台灣的溫泉,於是我們開始了泡湯的約會,每到下班,他常開著他的IBIZA愛車來接我到台北近郊的陽明山溫泉,還有紗帽山一帶的溫泉餐廳去,好幾次我們在濃霧中泡露天溫泉,那種感覺很朦朧、很美,兩人的情感熱度跟著溫泉升高,當我們結婚時,邀請卡上還寫著:「我倆相識在台北,約會在溫泉」,一時之間成為朋友們茶餘飯後的話題。

 原本沒有打算成家的我,在朋友眼裡是十足的流浪派漂鳥,婚後倆人蜜月又是到了日本溫泉鄉,回國不久發現彼此間有了愛的結晶,看樣子也是泡湯來的。結婚生子後,我的生活面臨很大的轉變,喜歡去國外做溫泉旅行的希望泡了湯,開始走向家族的活動,只是有時無法忍受天天生活圍著奶瓶轉,於是就把家裡的浴室當作溫泉澡堂來使用,利用在日本買的溫泉入浴劑,泡在其中想像著旅行的美好畫面,今天泡在「有馬溫泉」,明天泡在「伊香保溫泉」。有時倆人爭執時,我總禁不住說:「我這將才為什麼要在家給你做台傭呢?」我們家的「溫泉夫」是頗有修養和幽默感的老公,他笑著說:「台傭有什麼不好,當妳忙碌或是必須出國採訪時,我也是一樣心甘情願做下男呢!」TOP

 每當彼此有爭執的時候,我們會一言不說的將車子開往陽明山,到我們最喜歡的松園露天溫泉去泡湯,泡完溫泉後又是一片祥和,「泡湯小子」林昭元也從一歲不到,就開始跟我們國內外到處去泡溫泉。
 如果沒有溫泉,真不敢想像我們家會成為怎樣?B型雙子座的自己,不能忍受沒有變化的生活,加上自己因為工作關係,總是接觸到RICH & FAMOUS的上流社會,於是對平凡平乏且完全不寬裕的婚姻生活感到不滿:「我本來應該嫁給董事長級大亨,做董事長夫人;或是嫁給外交官做大使夫人,如今卻是嫁給你做台傭兼家庭煮婦,實在太委屈我了!」「哦!是這樣子嗎?那麼我明天就幫你印名片,看是要印某某董事長夫人或是某某大使夫人!」聽到他二兩撥千金的回答總是教我又好氣又好笑。

 結婚十年來,我也逐漸發展出我的處世哲學,那就是「在家當女僕,出外當女王」,將近二十年的工作經驗培養了我多國的外語能力,我總相信自己不斷的學習有助於家庭的成長,所以我在婚後仍然喜歡四處去採訪旅行,跟先生孩子請個語言學習假,拿獎學金到韓國,一去就是半年;去年春天,在先生俊宏的鼓勵下,到日本溫泉旅館學習當女中以及女將(日文老闆娘的意思),先生以為我一定受不了日本魔鬼訓練營般的生活,不到三天肯定是哭著回來,沒想到我咬緊牙關硬是撐了兩個半月,親自「下海」扮演女中的角色,天天跪在榻榻米上伺候客人茶水,每天至少上百次彎腰鞠躬45度歡迎顧客光臨,中間有好幾次晚上回到女中的宿舍寮裡蒙被痛哭,但是先生常e-mail、傳真或是打電話來鼓勵我:「媽媽,加油!我跟泡湯小子過得很好,不要耽心!」而在日本溫泉鄉實習期間,唯一的安慰就是每天工作完後的泡湯樂!TOP

 結束了女中的學習假期,返家後我比以前更會做家事,先生也暗喜著任性的老婆變賢妻了!
 於是,我這「在外作女將,回家作女中」的生活態度,使我們的泡湯家族展開新的里程碑,我和先生及兒子一起分工合作,準備好好泡遍寶島的溫泉。作為台灣第一「泡湯家族」,我們經常會帶來台的外國友人,在陽明山一帶泡湯。對他們來說,被暖暖的溫泉水包圍下,除了可以洗去旅途的勞頓之外,也最能產生「旅行的感覺」。而台北的近郊就有這麼多可以泡湯的地方,台灣各地的溫泉又是這麼豐富,透過「泡湯」讓自己更喜歡這塊土地,也更愛我的家人了。
 在進入21世紀的New Age,回歸人的本性和追求心靈生活的訴求,即將成為主流價值觀之際,泡湯的好處,絕不只是淨身和養生而已;溫泉也可以成為心靈的荒漠甘泉,家庭圓滿的甘露水,這點從我們這一家「泡湯家族」可以得到證明喔!

TOP

| 上一篇文章 |  | 下一篇文章  |  | 回中文首頁 |


Copyright © J'STUDY PUBLISHING INC. 2002.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網頁之內容文字及照片未經同意嚴禁轉載使用
網站設計維護TEL:(+886-2)8771-4088